首页 > 淮史百科 > 名人研究 > 袁鹰退酬金

袁鹰退酬金

2016/11/13 19:37:38    作者:徐明成    阅读:2246    评论:0

  1994年10月2日,国庆节的喜庆气氛不愿离去,尽心尽力地烘托着一朵朵流云。
  上午第1节课前,同事朱德慈告诉我,着名作家袁鹰回故乡省亲,下榻在楚州宾馆,今天上午就要返回北京。我知道,他的潜台词是:你是淮安师范(2000年并入淮阴师范学院)翔宇文学社指导老师,应该抓紧时间,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请袁老为文学社做点什么。我寻思,眼看就要上课了,加之袁老马上就要启程,请他作讲座已经不可能。思之再三,我决定请袁老为翔宇文学社题词。为了便于袁老在离开淮安之前留下对故乡文学新人的希翼,我让翔宇文学社社员李华和另外一位同学带着纸、笔和墨汁,前往楚州宾馆(我本人因为要上课不得分身)。
  两位“大使”离开校园后,我忽然忐忑不安:此举是否太过唐突?
  一个多小时后,李华等人凯旋而归。见到我,李华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见到袁老时的场景。她说:“我们到楚州宾馆时,袁老正在收拾行李。我说明来意后,他老人家热情地为我俩倒茶让座,一边为文学社题词……”说完这些,她展开袁老的题词呈在我面前,喜形于色地说:“徐老师,您看!”我接过来一看,只见一张洁白的纸上写着:“祝千万只雏鹰在故乡和祖国上空飞翔,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!”手笔朴拙大方,藏锋隐盾,跃然入目,一如亲承袁老謦欬。当时,我情不自禁地想,一个名为“袁鹰”的文坛前辈,称故乡的文学新人为“雏鹰”,显然是大有深意的。
  袁老的题词在《翔宇》报发表后,全校师生受到极大的鼓舞。由于大多数学生都在语文课上学过袁老的着名散文《风帆》,看了题词,倍感亲切。
  嗣后,为了聊表心意,在征得学校领导同意后,我在邮寄《翔宇》报(该期报纸刊有袁老题词)给袁老时,以翔宇文学社的名义,顺便给袁老寄去五十元酬金(亦即古人所谓的“润笔”)。
  谁知时隔不久,亦即1995年4月10日上午,我收到袁老写于4月2日的回信。袁老在回信中,首先表达了自己看到家乡文学新人茁壮成长的喜悦心情,接着笔锋一转,提及那五十元酬金:“但那50元汇款,只能心领璧谢。能为故乡下一代作点极为微小、不值一提的事,是我的本分,怎敢领酬金?……酬金已另邮汇还,对您和‘翔宇’社同学的盛情,再次致谢!”
  我依稀记得,阅信后我感慨良多。究其原因,一是因为,名人为索画、索字者所烦恼,古今不乏其人。即将登车回京的袁老,不但没有因为文学社员的突然到来而不悦,欣然题词,甚至还因为与他们两个小不点儿“匆匆一晤,未及畅谈”而“深感歉然”。二是因为,袁老在钱财方面的自律精神,极大地超越古人和时下的某些人。收到袁老的五十元退款后,我和有关领导研究决定,用这笔钱为翔宇文学社定制了一面白底红字的巨幅社旗。多年来,在这幅社旗的指引下,一茬接一茬的文学社员没有辜负袁老的殷切期望,刻苦磨练,勤奋创作。他们像一群群雏鹰,展翅奋飞,期盼有那么一天,能够达到袁老在文学的天空所达到的高度。有心人天不负,广大文学社员取得了十分可喜的成绩,他们如同天女撒花一般,让自己的作品在全国各地的报刊上绽放精彩。
  退酬金是精神境界。老一辈追求的是文学的崛起,给后人留下的是崇敬。
End全文结束
分享到:

已有0条评论

最新头条
政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委员会着作权所有 最佳浏览:IE8、1680x1050或以上 苏ICP备13030079号-2 【 着作权声明 | 隐私权 | 安全政策
联络地址: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西长街146号 电话:+86-0517-85913685 邮箱:wshuaian@126.com 技术:淮安市淮安区政协文史信息中心
淮安文史网主办单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