漕督概况

       封建王朝都是十分地重视漕运,隋唐之后,尤为凸显。
       漕运总督是从明朝开始设立的一个重要官职。景泰二年(1451),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竑被任命为受任漕运总督,驻节淮安,从此文官开始理漕,一改从永乐年间起漕运总兵全权负责漕运事务的局面。
       在每年的年初时,漕运总督会去巡视扬州,顺即处理瓜洲和淮安漕船过闸通行的事宜,漕运总兵则到徐州督管漕船安全渡过百步洪、徐州洪等,督管“过洪入闸”也是漕运总兵的重要工作任务之一,然后与漕运参将“管押赴京”。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也都各司其责,为漕运通行进行着后勤保障工作。漕船只要经淮安北上,至徐州过吕梁洪等处,从巡抚到河道,以及漕司必须逐一向上奏报。
       漕运总督是简称,其官职全称在不同的时期,因为官衔的累加和职权的扩大或减少而有所不同,但是作为一名封疆大吏,总督之责兼巡抚职能,成为他的主要工作,例如:
       景泰二年(1451)时,王竑被授任为首任漕运总督,总督官职全称为“总督漕运,巡抚淮安、扬州、庐州三府并徐、和二州”。
       景泰三年(1452)凤阳归属,总督官职全称又为“总督漕运,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、庐州、并徐、滁、和府州地方”。
       成化元年(1465),应天巡抚所属的安庆府来属,此时的全称为“总督漕运,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、庐州、安庆并徐、滁、和府州地方”。成化四年(1468),安庆府回属,职衔又恢复。
       嘉靖三十二年(1553),总督兼理海防,总督职衔全称即为“总督漕运,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、庐州、并徐、滁、和府州地方,兼理海防”。
       嘉靖四十年(1561)时,漕运总督开始提督江北四府三州军务,职衔的全称也立即增为“总督漕运,提督军务,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、庐州、并徐、滁、和府州地方,兼理海防”。
       当然,巡抚职责也会被裁撤,而且是多次。要么直接由漕运总督向皇帝申请,希望减少漕运公务外的繁忙兼理,要么朝廷根据自己的安排进行分设或者裁革。
       如在天顺元年(1457)漕抚分设,天顺七年(1463)又复旧制;成化八年(1472)漕抚分设,成化九年(1473)又复旧制。正德二年(1507),朝廷直接裁革了凤阳巡抚一职,正德五年(1510)又恢复了凤阳巡抚,职责仍归漕运总督。正德十三年(1518)漕抚又分设,正德十六年(1521)又复旧制;嘉靖三十六年(1557)再漕抚分设,嘉靖四十年(1561)仍复旧制;万历二十六年(1598)漕抚分设后,在万历三十年(1602)复旧制后,便不再有改动。从万历五年(1577)起,因为河道总督的裁撤,漕运总督还总理河道,这让漕运总督在万历七年(1579)之时,正式的加上了兼管河道的官衔。当然,在万历十五年(1587)河道总督复设,漕运总督便不再兼管河道了。
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职衔仅仅是总督的相关职衔,其他诸如都察院御史、侍郎、尚书的官衔,就只能因为各人任职的不同而不同了。总督的品秩,则是看这位总督本身官衔的大小,比如通常以都察院左都御史任职的,就是二品官。
       在实际操作中,漕运总督在和各部的尚书日常工作交往中,公文用“咨”,而不是“呈”,可见他们是处于相同地位的,而且在开展相关主要工作的时候,漕运总督都是直接向皇帝负责的,一些重要的工作汇报和请示,都会当面进行。而皇帝也会直接给予总督一些批复,所以总督和尚书之间,通常很少有工作联系。
       清朝的漕运官制基本是延续明制,并以总督为核心,全面负责各个省的粮食储备、漕粮转运之事,确保万无一失的将漕粮送抵京城,但不再设立漕运总兵。与前明有所不同的是,明朝总督的品秩并没有被确立和规范化,而明确了总督的官阶品级。
       在清朝,总督的官职应为从一品,掌厘治、军民、综制、文武,察举、官吏、修饬、封疆,标下有副将、参将等官。乾隆十八年(1753)起,又以漕运总督、河道总督无地方责,授衔视巡抚,漕运总督的官衔被定格在了从二品之上。实际上在通常的人事任免中,“九品十八阶”定格的总督均为正二品官职,加之康熙三十一年(1692)定总督加衔制后,漕运总督也与地方总督一样,可以通过兼兵部尚书等衔,高配至从一品。漕运总督在清朝,依然是直接对皇帝负责,并可专折进行奏事。
       总督虽始于前明,但是到了清朝中后期,总督在地方上对军权的掌控远远大于之前。而作为有功的大员,军机处会在每年只以一、二品大臣,且年满六十岁以上者,开单请旨,赐“紫禁城骑马”,通常都会得到皇帝的恩准,而漕运总督中就有不少人得到这样一个莫大的荣誉。
       从顺治二年(1645)起,新设的淮扬总督兼任漕运总督,而此后贯穿整个清朝时期。“淮扬总督”和“漕运总督”的官名开始混用,并频繁的出现在各个时期的奏章、书籍、文档之中。或许是因为其执掌淮扬地区重要的军政大权以及漕政,以至于被相互串用。
       清末朝廷政务处在与吏部商议准备裁撤漕运总督之时,就曾提到:“漕督之设,原不专为治漕。”淮扬总督是清初设置的一个总督官衔,只不过清初总督地方的职责排在了漕务前面罢了,“总督淮扬等处地方,提督漕运,海防军务,兼理粮饷”的全称却几乎没变化过。当然仅在顺治六年(1649)到十七年(1660)间,兼任凤阳巡抚时有所变化而已,为“总督漕运、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、庐州并徐、滁、和府州地方,理海防军务,兼理粮饷”。当然,到了清末,漕运总督对于国家来说,做得更多的事情,则是率领部队对付太平军和捻军。
       光绪三十一年(1905)三月十七日,署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周馥上疏:“亦以分设行省,不如改设提督驻扎为合宜”,建议改淮扬镇总兵为江淮提督,裁撤江淮巡抚。”当日,朝廷便发出了上谕:“江淮巡抚即行裁撤,所有淮扬镇总兵着改为江北提督”。
       至此,走过了明、清两个王朝,掌管了450余年朝廷命脉的漕运总督随着时代的发展悄然消失。这一年,已经被裁改的江北提督(兼漕河盐务)刘永庆在已废止的总督署上建起了学校,即江北陆军学堂,这也为清廷培养了一批重要的军事人才。 (张璞/文)